国民彩票APP-国民彩票app下载-国民彩票app平台

热门关键词: 国民彩票APP,国民彩票app下载,国民彩票app平台

第七十八

2019-10-12 06:14 来源:未知

第七十八回以牙还牙 从景洪回到矿山,武克超很快就把精力投入到警卫队的组建上。在金三角招募士兵很容易,很多年轻人就为有口饭吃就来参军,但是要把他们训练成合格的士兵却很难。 招募来的人各方面素质都很差,需要一点一点进行培养,最大的难度是语言障碍,许多人听不懂队员们讲的话,大多数情况下需要明扬做翻译。 武克超把新兵们分成八个小组,每个小组十多个人,让每个突击队员负责一个小组的训练。 队员们手把手的教他们,语言不通就多做示范动作,让新兵跟着练习。忙活了三个多月,终于有了起色,新兵们也渐渐能听懂队员们的话了,相互之间能够进行交流了,训练开始进入到正规阶段。 武克超不盼望把警卫队训练成突击队的水平,但是一定要是金三角最好,最过硬的队伍。 这一天,唐剑锋找到武克超,不好意思地对武克超说:"来了一年多了,还没有把沙盘搞好,感觉不好意思。" 武克超笑着说:"这有什么?我们一天到头忙的不停,那有空隙搞它。" "我想抽时间再到各处看看,考察一下实际地形,尽快把金三角地区的沙盘完成。" "没问题,你就尽管出去看看吧,家里的事情我多干点。"武克超痛快地说。 唐剑锋利用这段时间跑遍了金三角的各个角落,他需要尽快完成他的秘密任务。 这一天,武克超正在指挥室里思考事情,他计划在矿山和突击队的山洞里安装报警监控系统,这次到泰国购买武器,他专门考察了先进的警报系统,准备把整个矿山严密地监控起来。 正在这时,唐剑锋急匆匆窜了进来,他的神色把武克超吓了一跳,武克超从来没有唐剑锋这么慌张过,张口问了句,"火烧屁股了,这么匆忙。" "克超,有件事需要你帮助。"唐剑锋急切地说。 "什么事?看你紧张的样子,慢慢说。" "S省公安厅缉毒处,最近破获了一起数额巨大的毒品走私案,案件破获后,缉毒处安插在金三角的卧底人员就失去了踪迹,公安厅领导怀疑这名侦察员已经暴露,很可能被毒贩关押了起来,厅领导想请突击队帮助营救这名同志。"唐剑锋的话还没说完,武克超呼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顺手按响警报器, "立即召集队员出发,详细情况路上告诉我,去晚了人就没命了。"武克超一边焦急地说,一边从旁边抄起武器,转身就向外走。 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响起紧急警报,突击队员不到三分钟就已经在大厅内集合。 "立即上车出发,任务在行进中下达。"武克超说完,突击队员就登上悍马车,大家心想一定是发生了特别紧急的事情,连任务都来不及下达。 两辆突击车呼啸着驶出山洞,风驰电掣般向矿山外开去。 "猎人4号,卧底人员是被那帮毒品贩子扣押?"武克超询问唐剑锋。 "毒枭的名子叫潭梦磷,他们现在盘据的地点是曼甘孟。" 武克超拿出地图,迅速查看到曼甘孟的最佳线路,他对前面的冯树林说:"沿密曼公路北上,距离我们这里大约二百公里,过了腊戊后向东北方向拐,速度要快。" "明白。"冯树林把脚下的油门踏板使劲踩了下去。 "与卧底人员失去联系多长时间了?"武克超接着问。 "确切地说是五天时间,三天前我奉命与他接头,取一份毒枭潭梦磷与国内毒贩的交易记录,可是他一直没有现身,当时我就感觉问题不对,今天突然接到省厅指示,请突击队协助营救这名同志。"听到这话,武克超感觉不妙,这些毒贩对待卧底人员的手段极其凶残,如果真的是被他们抓住五六天的时间,只怕是凶多吉少。 "全体队员听清楚,我们这次是去营救被毒贩扣押的我方侦察人员,到达地点后我们立刻发动进攻,给我朝死里打,决不要手下留情,力争把毒贩都灭了,听明白了?"武克超用无线电下达了作战命令。 武克超的耳麦里传来队员们的回答,"明白。"队员们很长时间没有打仗了,手都痒了,听到武克超下令往死里打,心想这次一定能过瘾。 两个小时后,突击队接近曼甘孟镇。武克超问唐剑锋:"你知道他们的具体位置吗?" "在曼甘孟镇的西侧,有一个占地几亩的大宅院,就是潭梦磷的老窝,我想人一定是关押里面。"唐剑锋说着话,忽然用手指着前面不远的一片院落,"看,就是那里。" "把车停在路边。"武克超命令突击车停了下来。他下了车,爬到车顶上,举起望远镜,朝一里外的一大片院落望去。 好大的院子,南北长有一里路,东西宽有三百米,院子中间是水泥结构的二层楼房,墙壁上贴着乳白色的瓷砖,院墙上有铁丝网,院落的四角都有岗楼,很清楚地看到上面的警卫。 "看来防卫很严密,象一座监狱。"武克超对站在车下的唐剑锋说。 "你认为怎么打好?"唐剑锋问武克超。 "最好的办法就是猛打猛冲,就他们这些散兵游勇还挡不住我们。"武克超说着话,从车顶上跳了下来。 "大家都过来。"武克超把队员们招呼过来,用一根树枝在地上划出了庄院的大致轮廓,"我们是到毒窝里救人,所以没有时间侦察详细情况,过一会我们就驾车闯进毒枭的庄院里。冲进去后,我和4号,9号,仨人负责寻找被扣押的人,2号、5号、8号,你们负责消灭楼里的警卫,6号和7号,你们负责干掉两边岗楼上的警卫,大家一定给我狠狠地打,把带枪的都灭了,听明白没有?" "明白了"队员们异口同声回答。 "好,准备行动。"武克超说完,突击队员们迅速登上悍马车。 马涛从从一号突击车的顶窗探出半截身子,把车顶重机枪上的保护衣取下来。哗啦的一声,把重机枪上了堂。 突击车朝前面的庄院开过去,到了庄院大门口,稍微停了一下,门口两边站着两个荷枪实弹的警卫,胸前挎着M16自动步枪,看见开过来两辆悍马车,两人正在感到奇怪。坐在前面的唐剑锋和冯树林拔出手枪,从车窗伸出去,一边一个,啪、啪两枪,把两个警卫打倒在地上。 两扇大门虚掩着,冯树林把手枪朝旁边一放,双手握住方向盘,猛踩油门踏板,悍马车对着大门就撞了过去。 哐的一声巨响,大门被撞到两边,第一辆突击车冲进了院子里,刚才大门外的两声枪响,惊动了两边岗楼上的哨兵,端起M16对准冲进来的悍马车扫射。 坐在右侧的武克超,从车窗里伸出突击步枪,向院子东边岗楼上的警卫打了一梭子,把警卫击毙在上面。车顶上的重机枪这时也响了起来,密集的子弹把西边的岗楼达塌了一角,12.7毫米的子弹象一阵狂风,把上面的警卫从岗楼上掀了下去。 楼房里的敌人听到枪声后,都涌到楼顶上,举枪向两辆悍马车射击。马涛操纵着重机枪对准小楼就是一阵猛烈的扫射,一楼二楼的玻璃门窗瞬间被打的粉碎,楼顶的警卫被机枪压制的不敢抬头。 武克超和唐剑锋借这个机会,跳下车,几步就窜到了一楼的窗户下,窗户已经被马涛打烂了,俩人各自摘下一颗手雷,在心里暗自数了三下,然后扔进了楼房里,轰的一下,从窗口冒出一团火光,随后俩人从窗口跳进了楼里,武明扬也紧跟着他们后面跳了进去。 一楼大厅里的摆设都被两颗手雷炸的乱七八糟,碎了的玻璃、瓷器满地都是,还有两具尸体趴在地上。 武克超发现大厅里面,靠近楼梯边有一个房门紧闭着,武克超走过去抓住门把柄拧了一下,发现从里面锁住了。他朝明扬挥了挥手,明扬端起散弹枪,对准门琐开了一枪,一下就把门打开了。 里面是一间装饰的很豪华的餐厅,有两个女佣吓的躲在一边直打哆嗦,明扬走过去,问女佣,"他们关押起来一个人,你们知道在什么地方吗?" 一个女佣结结巴巴地说:"关……关押的人……都在后院地牢里。" 武克超说了声:"快去地牢。"仨人开始向后面冲锋。 这时,付明涛他们三个负责歼灭警卫的队员也冲进了楼里,他们分头在楼里搜索敌人。一楼的警卫已经被武克超他们炸死了,付明涛与方毅辉交替掩护着沿楼梯向二楼搜寻。二楼是大毒枭潭梦磷休息的区域,设有卧室、书房和小型的会客室。俩人搜遍了所有的房间也没有发现潭梦磷的踪影。这时后院传来了激烈的枪声。 后院是警卫们居住的地方,牢房和仓库等一些重要设施也在这里。紧靠警卫们居住的小楼旁就是地下老房的出口。大部分警卫被枪声吸引到前面去了,仅剩下几个看守牢房和仓库的人。 突然遭到袭击,让警卫们以为是来抢劫仓库毒品的,这种情况在毒贩之间时常发生,黑吃黑是毒品走私的一部分,毒枭们的私人武装,主要的任务就是防止毒品被同道抢走。 武克超他们冲到后院里,立即遭到警卫们抵抗,三个人分散开利用墙角、假山和树木的掩护,很快就冲到库房前把几个警卫干掉。 库房和地牢的建筑是一样的,都是一半在地下,上面只露出地面一米高的部分,完全是用钢筋混凝土建成,斜向地下的十层台阶通到门口。 "1号,不知道哪个门是地牢?"明扬大声问武克超。 武克超观察了一下,对明扬说:"先打开左边的那个门。" 明扬跳下去,距离门口一米多远,端起散弹枪对准门锁就是一枪,一下就把门锁轰开了。用散弹枪打开锁住的门是特种兵常用的方法,快捷方便,很少有门锁能经受住散弹枪的巨大威力。 打掉了门锁,明扬抬起腿,一脚就把门踢开,有一股浓烈的腥臭味窜了出来,明扬把身体闪在一边,枪口向外进行警戒。 武克超和唐剑锋随即进了地牢,他们适应了一下里面的黑暗,开在地面处的小窗口有光线射进来,借着微弱的光,他们看见对面墙壁上挂着一个人,俩人快步跑过去。 他们第一次见到如此惨烈的景象,只见一个人两只手掌被钢钉钉在了墙壁上,脖子上套着绳子,绳子的另一头栓在上面的铁环上,他的头向下垂着,两只眼睛被抠了出来,只剩下黑乎乎的两个血洞,嘴巴张开着,舌头被割去了一半,流下来的血在脸上已经干了,上身的衣服都被脱去了,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,被打的四处开裂,真的是惨不忍睹。 唐剑锋伸手轻轻触摸了一下他的胸口,然后朝武克超摇了摇头。 武克超的两眼里冒出了火焰,他大叫了一声,"我操他妈的八辈祖宗,给我杀,给我杀个鸡犬不留。"提着枪就冲了出去,唐剑锋紧跟在他后面。 明扬看见两个人出里面冲出来,也不知道是什么事,跟在他们后面也向前面冲。 这时楼顶上的警卫还借有利地势进行反抗,"用枪榴弹轰他们。"武克超对唐剑锋喊了一句。 轰隆、轰隆两声巨响,楼顶的掩体被掀去了一半,随后听到楼顶一阵枪声,只见付明涛从上面露出头,原来他们借着爆炸产生的烟雾冲上了楼顶,把剩下的几个守卫报销了。 武克超又冲进楼里,在二楼遇到了付明涛他们,明涛对武克超说:"没有发现潭梦磷,只有这些警卫。" "分头仔细地搜,挨个房间搜,一定要把他找出来,决不能让他逃了。"武克超的话音刚落,明扬押着那两个女佣走了过来。 "报告1号,我询问过她们,潭梦磷没在这里,他去了曼德勒,是昨天去的。" 武克超感觉胸中的怒火发不出来,气的大叫:"方毅辉你把整个庄院都给我安上炸药,把这里给我炸平了。"回头又对唐剑锋说:"把队员们都叫到地牢,一起把牺牲的侦察员抬出来,我们把他带走,有机会再把他送回国内。" 唐剑锋找了一条干净的毛毯,领着其他队员一起去了地牢,突击队员都被毒贩们惨无人道的手段震惊了,大家这才知道为什么武克超会发那么大的火。 他们把牺牲了的侦察员放下来,用毛毯包裹起来,然后抬到悍马车上。然后都跑回来帮着方毅辉装炸弹。 唐剑锋特意叮嘱方毅辉,"把后院的库房一定多装几颗炸弹,里面是他们存放的毒品,一定销毁了。" 安装好炸弹后,突击队撤出了潭梦磷的大院,开去几百米后,车停了下来,只听到庄院内爆炸声响成一片,扬起的灰尘和烟雾弥漫在四周,十几秒钟的时间,整个庄院变成了废墟。 看到毁掉了毒窟,武克超挥了下手,悍马车驶向回去的路,突击队员们在车上都沉默不语,都在为牺牲的侦察员难过。 武克超打破了沉默,他轻声问唐剑锋:"知道叫什么吗?" 唐剑锋摇摇头,"我只知道他的代号叫猎鹰,真实姓名不知道,他到金三角已经很长时间了,准备结束这个案子后就撤回去,想不到……唉……" "不能这么就完了,摸清潭梦磷的行踪,把他抓来替猎鹰报仇。"武克超咬着牙说。 "好,抓住这个大毒枭也为我们国家除去一个祸害。"唐剑锋附和着说。 第七十九回以牙还牙 回到突击队的营地,武克超对唐剑锋说:"猎鹰的遗体不能这样放着,先在这里安葬了吧,等以后有机会再运回国内。" "青山处处埋忠骨,何须马革裹尸还。"唐剑锋感慨地说。 武克超带领突击队员们把猎鹰安葬在山顶的最高处,让的坟墓面向祖国的方向,队员们的感觉如同牺牲了身边的战友。 把猎鹰埋葬后,突击队员们举起手里的枪,枪声响彻云霄,似乎向英雄的在天之灵宣誓,一定要铲除大毒枭。 回到山洞的指挥室,武克超立即把唐剑锋和付明涛叫来,武克超的神情依然很沉重,慢慢地对俩人说:"你们把手头的事情都放下,明天就去曼德勒,查清潭梦磷的行踪,不把这个家伙灭了我们愧对英雄的亡灵。" "好,这件事交给我们,一旦有消息用电台通知你们,你再带人赶过去。"唐剑锋对武克超说。 "就这样,你们一定要不惜代价找到他。" "放心吧,我有办法查到这个家伙的踪迹,他逃不过我们的手心。"唐剑锋自信地说。 第二天早上,唐剑锋就与付明涛驾驶一辆丰田陆地巡洋舰上了路。突击队所在地距离曼德勒有五百多公里,有两条路可以到达那里,沿密曼公路北上,然后再西去;或者从矿山出来后直接西去,到达仰光通向曼德勒的公路后再北上。这两条路距离一样远,而且路况都很好。唐剑锋他俩走的西线,这条路山少,有很大一段是在平原跑。 曼德勒位于缅甸的中部,是缅甸的第二大城市,曼德勒省的省会,伊洛瓦底江从曼德勒脚边蜿蜒而过。伊洛瓦底江是延续生命的动脉,而曼德勒则是缅甸的心脏。在19世纪,这里适中的地理位置成为上下缅甸的枢纽,不仅在佛教文化上建立了交流的管道,更成为当时商业、艺术和建筑的中心。1857年,缅甸最后一个王朝"雍笈牙王朝"在此建都,当时的敏东国王,让这里拥有了近30年的辉煌岁月,直到被英国人占领。曼德勒的名字来自城内最高的山丘曼德勒山(MandalayHill)。当年释迦牟尼宣扬佛法时路过此山,指着山下广袤的土地,预言2400年后,这里会出现一座繁华的大城。曼德勒果然不负所望,在敏东国王的统治下,30年的繁荣在历史中留下光辉的一页。 汽车在缅甸南部平原上奔驰。中午的时候到达密铁拉,这里是一马平川的平原地带,沿途有不少乡村,虽然比较落后,但自然条件却好。到处林木茂盛,尤其是每个村庄都有很多浓荫蔽日的参天热带大树,遮盖着村镇的房屋,环境非常自然优美。让他们奇怪的是很多大片的平原却很少有农田。原野之中多数是长着青草和小树丛。如果在中国有这样的地方,让它空置着真的是不可想象。 路两旁的美景使俩人没有感觉旅途的寂寞,付明涛想起一个问题,问开着车的唐剑锋,"我们从什么地方入手追查潭梦磷?" "这个问题我已经想过了,从他的弱点入手。"唐剑锋胸有成竹地回答。 "弱点?什么弱点?"付明涛不明白地问。 "这些毒贩都有一个共同点,在他们获得巨额财富后都会寻求精神上的刺激,所以大毒枭都喜欢赌博,而且是豪赌,几百万甚至于上千万的赌,赌场上瞬息万变,大起大落的场景就如同毒贩的人生经历,他们都用此来填补精神上的缺陷。" "这么说潭梦磷也喜欢赌博?" "对,潭梦磷也喜欢赌博,但是他不赌钱,他喜欢-赌石。" "赌石?什么是赌石?"付明涛好奇地问。 "你知道潭梦磷为什么去曼德勒吗?据我所知这个家伙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到曼德勒住上一两个星期。因为曼德勒是世界上最大的宝石集散地,所以又叫-宝石城-,缅甸各处开采出来的石头大多都运到这里来切割、加工和出售,或者经过这里再运到仰光去拍卖。在玉石的交易中,最令人刺激的就是-赌石。从矿山开采出来的玉石毛料外层都包裹着厚厚的皮壳,在进行交易时,有的被切割开,有的只磨开一个窗口,而完全没有开窗的叫-蒙头个子-,买卖-蒙头个子-就叫赌石,这是这个行业最刺激人的行为,黄金有价玉无价,赌石就在于它的大起大落,天价可能买来一块普通的石头,很少的钱也会换来无价之宝。潭梦磷最大的爱好就是赌石,不走私毒品的时候,他就到曼德勒来玩石头。所以我们到玉石交易市场盯着,就一定能发现他的踪迹。" "想不到你对玉石还有研究。"付明涛笑着说。 "哈哈,谈不上什么研究,略知一二,这都是工作养成的习惯,就象克超爱研究地图一样。" 俩人说着话,不知不觉汽车就开进了曼德勒的市区,曼德勒的市区十分残破,路面坑坑洼洼。中午的一场暴雨,就淹没了部分的路段,直到现在仍水淹马路。他们寻找到一处距离闹市不远的小旅馆住下,旅馆不大但很干净,这类家庭旅馆都是为西方的背包客们准备得,花钱不多,却很舒服。一天五美元,24小时有热水,洗澡很方便。 俩人休息了一晚上,第二天就去了城外的玉石交易市场。在曼德勒的玉石市场,耳边是发电机、切割机和刀片与石头摩擦发出的尖锐的轰鸣声,无数的人拥挤在木棚子间狭窄的通道里,只能看见人们的嘴在动,听不见人们说话的声音。这里是曼德勒人口最密集的地方,人们或买或卖,用手势来商谈玉石的价格。市场上摆着的石头都是明货,开了窗的,没有那种蒙头石。唐剑锋和付明涛转了一大圈,没有看到可疑迹象,而且唐剑锋感觉潭梦磷那样的人不可能来这样的地方,他们这样寻找不会有结果。他对付明涛说:"我感觉这里不象是赌石的地方,这里的石头都是质地一般的玉石,价值连城的货不会在这样的环境里交易。" "我想也是,潭梦磷那样的人不会浪迹在这些人里面,我们最好找个了解底细的人询问一下。"付明涛接口说。 他们看到不远处一家店的牌子上写着"富祥玉器店",从店名上唐剑锋感觉这家店的主人有可能是中国人。俩人走进去与老板聊了几句,果然是华侨,是从国内来这里做宝石生意的,唐剑锋向老板询问赌石的大客户都在什么地方进行? 老板告诉唐剑锋,在这个市场里交易的都是明石,而且质量都不是很好的货,真正的好石都不在市场上交易,玩赌石的大客户都在外边的高尔夫球场里进行,那里环境安静幽雅,一边打高尔夫,一边谈价格,真正的大客商都在那里进行交易。 唐剑锋又询问了老板一些问题,因为是中国人,老板都热情地告诉了他们,俩人向老板道谢后从玉器店里出来。 "我们先回旅馆,商量一下,然后再作打算。"唐剑锋说。 第二天一早,俩人就根据那个老板的指点,来到了距离玉石市场不远的一家高尔夫俱乐部。 高尔夫球场位于风光秀美的陶塔曼湖边,不远处就是举世闻名的百年柚木大桥,虽然叫大桥,实际上只有两米宽一点,仅共两岸的行人来往,是用1086根实心柚木建成的,有1200米长,也是世界上最长的木桥,这座之字形的木桥建于1851年,桥的两边根根竖立着的柚木桩虽经历了百年湖水的浸泡,却依然不朽。当地人都把这座桥称为情人桥,热恋中的情侣都喜欢到桥上来走走,祝愿自己的恋情象这座桥一样源远流长。 唐剑锋和付明涛顾不上欣赏美丽的湖光山色,俩人想到高尔夫球场里面侦察一下,想不到球场的工作人员不准许进入,这是一家会员制的俱乐部,不是俱乐部的会员是不能入内。俩人只好守在俱乐部的外边,密切监视出入的客人。 两个人整整坚守了一周的时间,但是一直没有发现潭梦磷的踪迹。武克超也来过了两次电报询问事情的进展,付明涛着急地说:"剑锋,会不会是我们监控的地点有问题?或是潭梦磷被我们端了老窝顾不上玩这个了?" "这些问题我也考虑过,第一潭梦磷这种身价的人很符合加入高尔夫俱乐部,俱乐部吸收的会员也正是他们这样挥霍无边的人,这家高尔夫俱乐部就是为做玉石交易的大客商服务,所以他只要是赌石就一定来这里,第二点,正因为我们端了他的老窝,这段时间他才无事可做,在他还没搞清楚是谁毁了他的庄院之前,他不会轻易的进行毒品交易,以防不测。在他无事可做的时候,一定会用赌石来弥补精神上的空虚。还记得克超讲过的,猎人与猎物之间的较量,很大成都上是耐性的较量,谁的忍耐力强,谁就会获胜。"唐剑锋自信他的判断没有错,他们必须要有足够的耐心来等待猎物的出现。 第八天的上午,两辆车飞速地驶向高尔夫俱乐部,前面的是一辆路虎揽胜,跟在后面的一辆宝马760。看到这两辆车,唐剑锋就有一种直觉,潭梦磷来了。 他们通过车窗看着两辆车开进了高尔夫俱乐部的大门,唐剑锋迅速打开车门,拿着望远镜跑到用铁丝网做成的围墙边,蹲在树丛里,紧紧盯着开进去的两辆车,只见汽车在里面那栋白色的小楼前停了下来,从路虎车上下来四个人,其中一个人跑到宝马车边打开车门,其余的三个人站在周围,向四处观望着。 唐剑锋一眼就认出了从宝马车里出来的潭梦磷,他见过潭梦磷的资料,里面有多张照片,潭梦磷有个最突出的特点,是吊肩膀,两个肩不一样平,一个高一个矮,猛一看象歪着身子走路,给人一种很累的感觉。 唐剑锋盯着他们走进了白色的小楼里,不多时有又十多辆各式的豪华轿车开了进了高尔夫俱乐部。唐剑锋心想一定是有大的交易,从车上就可以判断出所有来的人身份都不一般。在这鞋车里面竟然有两辆加长宾利,这种车整个缅甸也找不出几辆来。仅是保镖们乘坐的大型越野车就停了长长的一排。 大约过了两个多小时,唐剑锋看到里面的人开始从小楼里出来,陆续都上了车,他迅速回到丰田车上,等着潭梦磷的车出来。 很快里面的车一辆接着一辆地开了出来,潭梦磷的车也夹杂在中间开了出来,唐剑锋不敢把车猛然开出来,怕被误认为是袭击他们的车辆,等车队出来完后,才跟随在后面,付明涛的两眼紧盯在潭梦磷的车上,害怕跟丢了。 车队里的车渐渐分开了,有的回了市区,而潭梦磷的车和其它几辆豪华轿车却向曼得勒的东边开去,驶向了中缅公路,然后一直向东疾驶,大约行驶了近两个小时,前面的车都开进了一个叫眉苗的小镇。唐剑锋的车也尾随着进入了眉苗镇。 在曼德勒以东的群山间,环抱着一块平原,眉苗的小镇就静静地躺卧其间。海拔2000米的眉苗小镇坐落于群山之中,风景优美,气候凉爽宜人。当年英国人占领曼德勒时,对这座小镇情有独钟,所有的达官显贵,甚至是英国女王,都将眉苗视为度假避暑首选之地。至今,街道上仍穿梭着英国殖民时期留存下来的复古马车,斑驳的油漆下是掩饰不住的岁月痕迹。眉苗的一边是典型的缅甸式柚木矮房,而郊区外,则是一幢幢英式别墅掩映在茂密的丛林之中,有的是英国人留下的,有的则是缅甸的富人家来此仿建的英式风格的建筑,强烈的异国风情调和在这个山间小镇里,显得很和谐,许多有钱人把在眉苗拥有一栋乡间别墅视为身份的象征。 看着潭梦磷的车开到了一栋漂亮的小洋楼前,几个人都下了车,进到楼里。付明涛气愤地说:"我操,这家伙真会享受,竟然躲藏在这世外桃源里。" "他没几天享受了,这里将会是他的人生终点站,立即给克超发电报,让他带领突击队赶过来。"唐剑锋轻声地说。 武克超终于盼来了唐剑锋他们的消息,原来潭梦磷躲藏在眉苗,这个家伙到真是会找地方,唐剑锋特意告诉武克超,沿密曼公路北上,到达中缅公路后,向西去就能直达眉苗镇。 当天深夜,武克超就带领突击队来到了眉苗镇,见到唐剑锋和付明涛后,轻声问他们,"怎么样?潭梦磷还在里面吗?" "我们一直在这里盯着,这家伙进去后就没有再出来。他做梦也想不到我们会追到这里来。"唐剑锋回答。 "你们对周围的地形和情况进行了侦察没有?"武克超问唐剑锋俩人。 "我们已经对周围的情况进行了了解,这里都是单户型的乡间别墅,每户之间相隔都很远,基本上都有树林和花园间隔,所以没有什么影响,只是对楼房内的情况不清楚。" "剑锋,你对这里的情况熟悉,这此就由你来指挥行动。"武克超看着唐剑锋说。 "没问题,大家请围过来。"唐剑锋没有推辞,立即让队员们集中过来,然后开始布置任务,他胸有成竹地说:"我们共有八个人,两个人分别掩蔽在小楼的前后,防止有敌人逃窜出来,因为我们对楼里的情况不清楚,所以其他的六个人分成两组,一组上到楼顶,一组在楼下,我们同时发动进攻。猎人1号隐蔽在楼前,8号隐蔽在楼后,我带5号和6号爬到楼低,从上面攻击,2号带领7号和9号从楼下的正门进攻,7号负责打开楼下的门锁,当楼下的门打开后就发出行动的信号,我们一起动手。"唐剑锋说完,征询了一下武克超的意见,"你看怎么样?" "很好,就按4号的布置行动,我补充一点,最好把潭梦磷抓活的,实在不行就把他灭了,潭梦磷的手下一个不留,都给我灭干净了。把枪装上消音器,尽量不要惊扰周围的邻居们,听明白了吗?" "明白了。"队员们把消音器都按到枪口上,戴上夜视镜,然后迅速朝小楼扑过去。 武克超端着突击步枪,隐蔽在楼前的树影里,只见唐剑锋、马涛他们从楼的墙角处,用手抠着砖缝,快速地爬到了二楼顶部。付明涛和明扬靠在一楼门口两边,李刚蹲在门口开锁,没几分钟就见李刚推开了房门,付明涛喊了一声:"行动。"楼下的三个人迅速冲了进去。二楼的三个人也破窗进入了楼里。 紧接着武克超就听到楼里响起了,噗、噗、噗,轻微的枪声,没有五分钟,就见队员们从楼里撤了出来,只见马涛的肩上抗着一个人,从头到脚都用床单缠着,象一个木乃伊,不过是一个活着的木乃伊,因为床单里的人在不停的扭动。 唐剑锋最后从楼里出来,他对武克超说:"结束战斗,抓了个活的。" 武克超高兴地说:"太好了,撤。" 第二天的中午,突击队回到了矿山。武克超命令队员们直接把潭梦磷抬到了山顶,到了猎鹰的墓前,马涛把潭梦磷从床单里抖了出来。 只见潭梦磷全身一丝不挂,手脚被捆绑着,嘴里塞着布团,眼睛里流露出惊恐和绝望,全身不停的哆嗦。 "把他嘴里的东西取下来。"武克超威严地说道。 "……各位朋友……各位英雄……各位……"潭梦磷吓的不知道说什么,"……你们是什么人啊……我怎么得罪你们了……" "你知道这个坟墓里埋的是谁吗?"武克超的两眼露出杀气。 "我怎么会……会知道……"潭梦磷结结巴巴,往日的威风早就不见了踪影。 "就是被你挖了眼睛,割去舌头的猎鹰。"武克超愤怒地说。 "饶命……饶命……我给你们钱,要多少都可以,随便你们说,都是美元,五千万?一个亿也可以!你们开个价。"潭梦磷认为现在只有钱可以救他的命。 "你就留着这些钱到阴曹地府去花吧,我替中国人民除了你这一害。"武克超说着话,举起了手枪,啪的一枪,子弹从潭梦磷的眉心穿过……

TAG标签:
版权声明:本文由国民彩票APP发布于国民产品,转载请注明出处:第七十八